网站子页左侧图片1
网站子页左侧图片2
网站子页左侧图片2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首页>>旅游攻略>>景点故事>>【安顺】有关黄果树瀑布的来历传说 与布依族有关的故事

景点故事

【安顺】有关黄果树瀑布的来历传说 与布依族有关的故事
作者:陕西中青旅      来源:陕西中青旅 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/2/25 15:00:55     浏览次数:11464次
 

  在贵州省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境内,有一条河流叫白水河,是北盘江中游的一条支流。白水河流到黄果树地方,就从万丈悬岩上直泻而下,发出轰隆隆雷鸣般的响声,流水在阳光照射下,现出千奇百态的彩色幻影。这就是中外游人所向往的地方——世界著名的黄果树瀑布!

 

黄果树瀑布旅游,黄果树瀑布的传说,黄果树瀑布的来历,贵州布依族

 

  关于黄果树瀑布的来历,在布依族人民中,有着各种各样优美动听的传说。其中一个传说是这样的:

  在高高的偏岩山脚下,座落着一些布依族寨子。山东面的寨子叫江林寨,山西面的寨子叫泥凼寨,山北面的寨子叫岱苏寨,山南面是悬岩峭壁,没有人家。

  岱苏寨上有一人,名叫苏莽,他为人最狠毒,霸占了方圆百十里的山林土地,家里养着象恶狼一样凶狠的家丁狗腿。在他霸占的地盘上,要是哪个穷人不顺他的眼,不合他的心,他就抓去动刑、吊打。他弄死穷人一条性命呀,就象踩死一只蚂蚁那样随便。

  江林寨有个布依族后生,名叫水哥。他十岁时,阿爹因为被苏莽逼租逼债逼得无法,就骂了苏莽几句: “你比蚂蝗还凶狠,穷人的血你全吸干啦!”结果被苏莽抓去动了三天三夜大刑,给折磨死了。从此,水哥就和阿妈天天起早摸黑的苦磨着,一年辛辛苦苦打下的五谷,除了给苏莽家上贡外,就只能吃点镰刀饭了,靠水哥上山打柴射飞禽来帮补过日子。俗话说: 经风霜的紫松长得高大。星星追月亮,月亮赶太阳,水哥在苦水里又泡了十年,已长成一个二十岁的象牯牛一样健壮的后生,做起活路来不晓得累,挑的柴捆象两座小山包。

  泥凼寨里有个布依族姑娘,名叫白妹。她九岁时,因为阿爹有一天到岱苏寨子去走亲戚,路过苏莽家门口时,被他家恶狗咬了一口。阿爹气愤不过,顺手拣了碗大一砣石头狠狠一砸,把恶狗的脑壳砸开了花,死了。恶狗一死,苏莽哪里肯依?他硬把阿爹抓去吊死抵偿狗命。从此,白妹就和阿妈相依为命,一年到头苦死磨活,种出的五谷除了给苏莽家上贡以外,剩下的只能有烤火粮了,母女俩只好起早贪黑,挑花蜡染、纺纱织布去卖,赚点手工力气钱来糊口。俗话说: 傲雪的腊梅开得最好看。花开花落,叶黄叶青,白妹在苦蒿里又熬了九年,已长成一个十八岁的象梅花一样美丽的纳米。她刺绣蜡染的花朵飞鸟,活灵活现的,就拿绣在她围腰上的那对喜鹊来说吧,晃眼看去象活的要飞一样。她织的布又细又平又匀净,一天能织九庹。因此,人人都说白妹是七仙女下凡哩。

 

黄果树瀑布旅游,黄果树瀑布的传说,黄果树瀑布的来历,贵州布依族

 

  天上织女爱牛郎,地下孔雀爱凤凰,山中麒麟爱狮子,人间白妹爱水郎。白妹和水哥都是在苦水里熬大的,由於两人命运一样,就互相爱着。白妹爱水哥为人耿直憨厚,做活勤快;水哥爱白妹贤惠善良,心灵手巧。两人同浪哨,情深意重,互相关照。白妹见水哥穿的破烂筋筋,就用自己织的布来打扮他,缝白布对襟衣和靛染蓝布裤,做白毛底青布鞋给水哥穿,水哥见白妹家人力弱,就经常砍柴给她家烧,撬薄石板为她家盖房。还为白妹做了一只精巧的织布梭。

  月亮再明亮,乌云会遮光;朝霞再美丽,雾霏会遮挡。当白妹和水哥两个正在蜜恋时,苏莽见白妹长的赛过山茶花,就馋得直淌清口水。一天,苏莽叫娅闹到白妹家提亲,要讨白妹做小。白妹指着娅闹的脑门骂道:“蛟配龙,凤配凰,哪有彩凤配豺狼?苏莽妻室一大帮,还想蛤蟆吃月亮?他若想来娶我白妹呀,除非西边出太阳!”

  娅闹碰了一鼻子灰,夹起尾巴溜回苏莽家,把经过一五一十诉说了一遍。苏莽听了,火冒三丈,吼道:“好呀,这个贱骨头敬酒不吃吃罚酒!看老爷给她一点厉害瞧瞧!”接着叫来管家恶狠狠地吩咐说:“你带几个人去先把水哥给我抓来吊死,再去把白妹抓来给我做小!”

  墙有缝,壁有眼。恶讯象扯火闪一样地传到白妹和水哥耳里,他们又慌又怕,急得走投无路。这时,水哥的阿妈急中出了一个点子说: “崽呀,是猛虎岩鹰,就赶快远走高飞;是羊崽家鸡,就等着被擒。你们两个快快逃走吧,逃到那高高的偏岩山上去!”

  听了阿妈的话,水哥急忙背起了弓箭,别着砍刀;白妹带着织布梭和自己辛勤织就的白布,双双逃到了偏岩山上。他们心想:饿了有弓箭射雀鸟来烧吃,冷了有砍刀砍柴烧火烤,凉了有布缝衣穿,闲时有梭子织布匹。

  白妹和水哥逃到偏岩山顶,由於白天慌忙逃走,爬山劳累,到了夜晚,就在山顶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在睡梦中,见一个白眉毛、白头发、白胡子的抱格骑着一只长有翅膀的麒麟飞来,对他们说: “白妹水哥呵,你们的大难临头喽!不过,你们不用怕,因为你们都是善良人,我来搭救你们吧。”说着,顺手拿过白妹所带的白布、织布梭和围腰来呵了三口气,又继续说: “好了!到紧急的时候,你们把这些东西再呵三口气,叫它们快显灵。这样,它们是会帮助你们脱险的。”白胡子抱格说完,骑着麒麟飞走了。

 

黄果树瀑布旅游,黄果树瀑布的传说,黄果树瀑布的来历,贵州布依族

 

  天亮了,白妹和水哥醒来,各把梦里的事讲了,两人感到又惊奇又害怕。正在这时,只听到山的东、西、北三面人声嘈杂,鬼喊呐叫。一看,是苏莽带领家丁狗腿围追上来了。白妹和水哥慌了,就朝没有人声的南面跑去。但南面是刀切斧削一样的悬岩陡壁,下面是万丈深渊。看看苏莽领着家丁狗腿快要追上了,只隔一箭之地时,水哥慌忙张弓搭箭,嗖的一声,箭矢射穿了一个狗腿的胸膛以后,又射在一棵大白果树上。如今据说那棵大白果树上还留有个洞眼哩。人们就叫它“箭穿树”。

  看看苏莽快追拢了,白妹照白胡子抱格的话,急忙取出织布梭和那匹白布,连呵了三口气,向南方抛去,口中喊道: “梭子、白布快显灵!”话音刚落,白布就变成了一条白浪滚滚的江河向南流去,织布梭变成了一只小木船横在脚下。白妹和水哥赶忙登上小木船,顺着江河边打旋旋边慢慢漂流下去。因为这条江河是白妹和水哥抛白布变成的,后来,布依人就叫它“白水河”。

  苏莽带领家丁狗腿追到悬岩这一看,一条白浪滔滔的大河摆在面前,个个惊得目瞪口呆。再一看,只见白妹和水哥乘着一只小木船在江里打着旋旋慢慢漂流下去,肺气得要炸,对着家丁狗腿吼道:“还不快下山去顺着河流追!”

  苏莽领着家丁狗腿下山回到岱苏寨子里,从穷人家里硬抢来两张挞谷用的挞斗,用棕绳捆绑连在一起以后,抬下河里,他又带领家丁狗腿乘上挞斗,叫大家展劲顺河划,一心要追上白妹和水哥。

  白妹和水哥乘的梭子船,因船身小,遇到急流就直打旋旋,所以走不快。苏莽乘的是两张挞斗捆绑成的船,又大又稳,船上的家丁狗腿人多力大划得凶,所以就行得快。

  就这样,一只小船在前面逃,一只大船在后面追。逃呀!追呀!闹腾了大半天,看看快要追上了,只隔一箭之地时,水哥急忙张弓搭箭,嗖的一声,箭射穿了一个狗腿的胸膛以后,又射穿了岸边一堵悬岩。如今据说那堵悬岩的箭孔还在哩,人们就叫它“箭穿岩”。

  又逃呀!追呀!到了如今的黄果树地方时,看看快要追拢了。白妹又记起白胡子抱格的话,急忙解下围腰向空中一抛,喊道: “围腰围腰快显灵!”话音刚落,围腰上刺绣蜡染的那两只喜鹊就变成了能飞会叫的真喜鹊了。接着,只见其中一只喜鹊把尾巴一卷,就变成了白妹平素常用的那把剪刀,另一只喜鹊“呷呷”叫了两声以后,急忙用嘴衔着剪刀,飞到白妹面前,白妹心明手快,拿起剪刀,嚓嚓嚓几下把白布变成的河水剪断,分成两段。白妹和水哥乘着小木船在下段河里继续往下漂去。据说他们最后漂到东海龙王那里,龙王见了很喜欢,就收留他们在龙宫里做龙子龙女。

  苏莽和家丁狗腿呢?他们船大人多势众划得快,刚追到黄果树那里时,河被剪断了,他们在的上半段河水无处流淌,就朝那万丈悬岩下奔去。苏莽和家丁狗腿的船刹不住,也随着河水被冲下了万丈深渊,跌得个粉身碎骨,得到了应得的下场。据说后来苏莽变成了乌龟,家丁狗腿变成了四脚蛇,都躲在石头堆里,不敢见人。

  从此,那被白妹剪断的河水从黄果树万丈悬岩上流下去,就变成了今天世界上著名的大瀑布。布依人民说,那千奇百态、五彩绚丽的瀑布,就是白妹辛辛苦苦织就的那匹白布哩!

 

黄果树瀑布旅游,黄果树瀑布的传说,黄果树瀑布的来历,贵州布依族

 

  许多年以前,在黄果树瀑布的山坡上,住着一个种庄稼的老汉和他的妻子。老两口年纪都有六十多岁了,他们无儿无女,并且一年到头做活路,从来没歇过一天气,但日子总是过得很清苦。老两口想到终日辛劳还得不到温饱的生活,常常愁眉不展,相对叹气。

  老汉从年轻力壮来到这里时起,就自己砍树子,割茅草,搭了一间草房,一家人孤单单地住着。他在屋前屋后种上了一百棵黄果树,许多年来,这些树子已经长大成林,团团围绕着他那间矮小的草房。老汉没事时就坐在房门口抽叶子烟,他的门正好对着前面飞泻而下的大瀑布。

  这瀑布原来没有什么名称。它有十来丈宽,从三四十丈高的悬岩上直往下冲,轰隆隆的声音无日无夜地震响着,水沫象牛毛细雨一样,飞到几里路外。早晨,当太阳照着瀑布时,便现出五颜六色的彩虹。晚上,当月亮照着瀑布下面的深潭时,潭里又会射出闪闪的霞光。老汉就是这样每天早晚观赏着瀑布的奇景。除了种庄稼,便看看黄果树,度着他的岁月。

  有一年,老汉种的一百棵黄果树不知怎的竟和往年大不相同。这一年,每一棵黄果树开的花都比往年繁多,而且又大朵,香风在几里路以外都闻得到。老汉夫妻俩非常高兴,他计算着今年的黄果一定比往年的收成多。当然罗!卖得的钱也要多得多。老汉每想到收入会增多,总笑得咧开衔着叶子烟杆的嘴,对他的妻子重复着已不知说过好多遍的话:“老伴,等黄果卖得钱时,你那烂襟襟的衣服也该换一件新的了。”他的妻子也跟着重复那句说了不上一次的话:“你也可以到场上去买几斤肉来打个牙祭了。”

  黄果花谢了以后,日子一天天过去,老汉每天这棵树看看,那棵树看看,看来看去看了十多天,总不见有棵树结个黄果米米。这时老汉又是难过,又是失望,他话也不想说,饭也吃不下,只是一袋又一袋地抽着叶子烟。但是,有一天下午,当他象打瞌睡一样地在家闷坐时,他的妻子忽然在门外惊喜地叫起来:“快来看啊,黄果!”老汉象被针锥着屁股,一蹦跳起来,揉着眼睛就朝门外跑。这时他的妻子抱着一捆刚捡来的柴,正仰头向一棵黄果树上看。

  “你看,好大一个黄果!”他的妻子指着树上说。

  “咦,稀奇,我怎么从没看见?”老汉看准了在树叶丛中真的结着一个黄果,奇怪地说:“这个黄果有点怪,花谢才十几天,它就长得比熟透了的还大。”

  “再找找看还有没有。”他的妻子放下手中的柴说。

  于是,两人一棵树又一棵树地找起来,一百棵树都被他们仔细找过了,但是除了这个黄果之外,再也找不出第二个黄果来。

  “不要找了。”老汉对还想找一遍的妻子说:“穷人的命总是苦的,再找也找不出。”

 

黄果树瀑布旅游,黄果树瀑布的传说,黄果树瀑布的来历,贵州布依族

 

  几天以后,老汉家来了一个稀有的客人,他是听见关于黄果的传说以后特地从几百里以外赶来的。这客人不过三十来岁,瘦长的个子活象个痨病鬼,但他的两只眼睛却闪着奇异的光。有认识他的人,都叫他识宝的陕老(贵州人对陕西籍商人的通称),而老汉却是从来不认识他的。陕老一到老汉家,开口第一句话就是:“老人家,你的黄果卖不卖?”

  “黄果往年倒多,你买几百斤都有,只是今年年成不好,总共只结了一个。”

  “我就是要买这个。”陕老说。

  “这是做种的,我还不卖呢。”老汉随口答道。

  “卖吧,我有的是钱嘛。”陕老用诱惑的眼光看着老汉说。

  “有的是钱?你能出多少?”老汉怀疑地问。

  “二百两银子怎样?”

  “二百两?”老汉的心“咚”的一跳,他虽然曾看过一些散碎的银子,但二百两究竟是多少,他还不大清楚,想来一定是多上加多的银子吧!他一想到这个“多”字,以为陕老是在和他说着玩,但看陕老的脸色却又一本正经,并不象在欺骗。

  “二百两你是不是嫌少了?”陕老说,“那就这样吧,我给你一千两,这就是定钱。”陕老从随身携带的口袋里拿出一个五十两的银锭递给老汉。

  “不,不。”老汉看着白生生的那么大一锭银子,不知怎么说才好。

  “一千两不少了,你收下吧。”陕老把银锭硬塞到老汉的手中,老汉这时真是有点糊里糊涂了。他的妻子象想起了什么似的急忙说:“卖就卖吧,等我去摘来。”

  “不要忙,不要忙。”陕老连忙阻止说,“这个黄果现在不要,我的银子也不够。”

  “那么你什么时候才要呢?”老汉问。

  陕老先走到树下看一会,又扳起指头算了一番,然后说道:“再过一百天,足足的一百天,我来取黄果。但是你们要记住,在这一百天内,不管白天晚上,你们都要守着这个黄果,不准人来摸,也不能给鸟兽吃……。”

  “放心!”老汉插嘴说,“我这里一年半载也难得有一个人来。怕鸟兽吃,只要编个笼子罩住就行了。”

  “不,不能罩住,要随它长。”陕老说,“你们必须日日夜夜守着,一点也疏忽不得,不然,到时候我就买不成你们的黄果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呢?”老汉问。

  “你答应不给别人说,我就讲。”

  “我和我的老伴敢赌咒,就是三岁小娃儿也不给他讲。”老汉拍着胸口,老实地说。

  “这——个——黄——果——是——个——宝!”陕老压低声音,对着老汉的耳朵轻轻地说。其实,他就大喊几声也没人听见,因为门对面瀑布的声音很大,老汉的家又是孤零零地住在山坡上,一个左邻右舍都没有。

  “它有什么用处呢?”老汉追问一句。

  “唔,这个……”以后再说吧!”陕老不愿多讲一个字,老汉也不好再问,他点着头听完陕老的嘱咐后,就看着他走了。

  从此以后,老汉夫妻俩每天轮流着守在这棵黄果树下,就是在晚上,他们的眼睛也不敢闭一闭。在老汉的怀里,那锭沉甸甸的五十两的大元宝,使他忘记了疲劳;当他一想起“一千两”这个难以想象的大数目的,他总是取出那个元宝来抚摸一番。

  看看一百天快到了,老汉夫妻俩也被弄得精疲力竭,快生病了。守到九十九天时,老汉再也支持不住,他那刻苦耐劳的腰杆弯得象个龙虾,一双发红的眼睛只是想闭下。他想:“已经守了九十九天,黄果也已经熟透顶了,差一天不守也不要紧了。”但是他又想:“要是差这一天不守,被鸟兽吃了岂不前功尽弃?”老汉想了又想,最后决定摘回家放着,以防意外。

  第二天,陕老果然如期来了。他没有带银子,只背来一捆丝线打的绳梯。他一进门就问:“老人家,黄果长得怎样?”

  “熟透了,昨天我已经把它摘下来了。”

  “摘下来了?”陕老吃惊地问,“让我看看。”

  老汉将黄果捧出来,这个世间少有的黄果又香又大,大得象南瓜。陕老看了一阵后,叹口气说:“可惜差这一天,力气就不足了。”

  “说来说去,这个黄果有什么用哟?”老汉问。

  陕老用手指着对面的瀑布,对老汉说:“这个瀑布下面的深潭,是一个聚宝坑,有人知道潭里面金银珠宝很多,就是没法子去拿。这个黄果就是打开深潭的钥匙,可惜还差一天你就把它摘下来了,恐怕力气还没长足,打不开了。不过我们可以去试试。”陕老说完就抱起黄果,背着绳梯,走到瀑布下边的深潭边。老汉夫妻俩帮着他把绳梯捆在潭边大石上。捆好后,陕老两手捧起黄果朝潭中央一丢,稀奇古怪的事情即刻发生了:上面轰隆隆流着的瀑布突然静止不流,下面的深潭也一下子干巴巴的。老汉夫妻伸头向潭内一望,只见黄的白的发着亮光的金子银子、珍珠宝石,象石头砂子一样堆满潭底,中间还夹着不少的大小铁箱。陕老满面喜色地将绳梯甩进潭里,抱着它一溜滑到潭底,他在潭底非常迅速地把黄果捡来挟着,立即又提了一口小铁箱慌忙沿着绳梯爬上来。正当他爬到一半时,陡然间,天崩地裂似的一声巨响,吓得老汉夫妻目瞪口呆。原来上面的瀑布非常凶猛地冲下来,下面的深潭也在一眨眼之间就涨满了水。等老汉神志清醒时,他们面前除了那架绳梯,再也看不见陕老的踪影。

  老汉摇着头,叹了一口气,从怀里拿出那锭已被摸得发亮的银子,毫不犹豫地丢进深潭中,回头对妻子说:“这不是我们庄稼人应得的东西,留着它是一点用处也没得的。”

  从这以后,这个瀑布就被人叫做黄果树瀑布。虽然人们知道瀑布下面的深潭里,至今仍然堆满金银财宝,可是人们再也找不到打开它的钥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