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子页左侧图片1
网站子页左侧图片2
网站子页左侧图片2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首页>>旅游攻略>>旅游攻略>>出国只要十分钟 内蒙外蒙走一遭

旅游攻略

出国只要十分钟 内蒙外蒙走一遭
作者:中青旅      来源:陕西中青旅 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/2/25 15:00:55     浏览次数:1399次
 

从内蒙边境城市二连浩特,到蒙古边境城市的扎门乌德,只有区区8公里,只是10分钟的一段火车旅程,几分钟就出国在欧洲司空见惯,而在亚洲却相对稀少,不同于丹东到朝鲜的那五分钟的天壤之别,这两座城市的分别没有那么的大,毕竟作为一奶同胞的两方,有着相同,也因为时间的推移,政治的变化,文化的洗礼,而有了很多微妙的不同。扎门乌德俄式火车站,也是一日边境游的一大景点,看起来很美,却没有什么实际的作用--可以从旁边的口随便进出,蒙古的火车站似乎都是如此,不用买站台票,谁愿意都可以来站台上晃一晃。关于扎们乌德边境一日游,从前很火爆,从二连出发,几百块钱,但今年不知什么原因取消了,也大大影响了两个城市的旅游业,何日重开还不知道。

关于蒙古游:很多人问多少钱,二连出发,2900元5日。

      由于蒙古海关和铁路部门的龟速,每一位火车入境蒙古的旅客,都“有幸”可以在这个小城火车站前面的广场晃两个小时,留出充足的时间让他们查车,安检,这自然也给这个小城带来了无限商机,厕所,收费人民币1元,照样人满为患。扎门乌德,这个常驻人口仅1万的边境小城,卖着中国水果,收着人民币,如果不是满眼的外蒙文,和眼前的蒙古国旗,你不会感觉自己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国家。

【蒙古扎门乌德】出国,只需十分钟.Zamyn-Uud,Mongolia

      眼前的这一幕算是我对蒙古的最初印象,后来的旅程告诉我,蒙古这个国家,就是这么的混搭。广场上打台球的人们,倒是一片和谐,老妈说这很像八十年代的北京。这张不是扎门乌德,是内蒙边境城市二连浩特的城市广场,8公里之外,一片热闹,放在这里不是为对比,但在二连街上走,感觉要安全,踏实很多,这个过去只有铁路员工住的,只有几栋房子的小城,已经日新月异了,难怪听说有蒙古议院开会时说:“不用去上海深圳考察,就去二连浩特就好了。”

 

【蒙古扎门乌德】出国,只需十分钟.Zamyn-Uud,Mongolia

      扎门乌德,在一排小房子里,看到“coffee”这个唯一认识的单词,事后认识新蒙文的人讲,上面的字是:"鲜花牧场"的意思。关于这个蒙文,要说一下,之前在蒙古的超市那篇很多人质疑这个不是蒙文,因为和内蒙大街上看到的不一样,是啊,这也是俄罗斯的“厉害”之处,把蒙文改成了俄文字母,号称“新蒙文”,弄得蒙古满大街都带着一股俄味儿,年轻一代根本不认内蒙传统蒙文了,这个目的比较狠毒,就是从文化上奴化,把文字都给你改了。扯远了,这张照片是吃完拍得,没什么人了,我进去的时候,人满为患,这也是一家餐馆好吃的象征,我立刻冲了进去。一进餐馆,一股浓重羊膻味,蒙古真是到了,再一看菜单,又觉得美国到了,咋都是垃圾食品?!看到一些蒙古大妈桌子上有米饭,包子之类,只好开始用手语,一个好心的蒙古姑娘帮我看,我示意要点她的那盘,她赶紧摇头,意思是不好吃,最后在她的帮助下我点了一个不知名的东西,收费13元人民币,上来什么吃什么吧。

 

【蒙古扎门乌德】出国,只需十分钟.Zamyn-Uud,Mongolia

      上来了!一大盘子,13块还算值,在北京得卖30。看着不错,就是跟我想像中的蒙古饭相差不少,看这布局,薯条和土豆泥,简直是美国快餐的蒙古亲戚,旁边的主菜倒是很蒙古-羊肉。蒙古严重的西化在这一刻就感受到了,难怪说蒙古人筷子都快不会用了,在这么一家“成都小吃”规模的平民快餐店,卖得都是蒙西混血的快餐,就可见西餐的根深蒂固了。此时蒙古的铁路人员们在查着火车,全车人都在死等,虽然离火车站和这个小餐馆近在咫尺,后来我发现几乎每个人都吃得方便面,顿时替大家遗憾了一把。不过这里的确是不吃羊肉不闻膻味人的噩梦,如果你是,建议慎重前往,或者背几盒方便面,其实方便面蒙古也有卖的。我从来没什么忌口的,什么都吃(活物儿除外),又喜欢扎在当地人里吃没吃过的东西,所以吃了非常享受的蒙古第一餐餐馆里有些小华丽的灯,和广场上的“80年代”虽然只是因为铁路人员的龟速检查,才不得已在这里停留但却让我对这个一直有些神秘的国度,产生了更大的期待。回到月台,满是拎着暖壶和背包卖东西的10几岁小姑娘,喊的都是蒙语,问了一个内蒙大哥,原来她们一直在说的是“奶茶,包子”,在这么一个边境地带,多希望她们能把中文,英文里奶茶包子的说法的学了一起喊,我在妄想这样会不会带来更多的生意?不过据后来的观察,蒙古人普遍不太会做生意,所以也不会从娃娃抓起。天渐渐黑了,虽然只是10分钟的路程,却因为检查,换车头等等原因,在这里停留了3,4个小时。虽然曾经同属为一国,但在文字,文化,饮食,人们,和几公里之外的二连浩特,有着很多微妙的区别。列车终于在晚上9点20开动,忽然看到一个乞丐,在布满废弃方便面盒子的垃圾桶周围努力的寻找,的用勺子挖着剩下的汤汤水水,顿时一阵心酸,在满车人期待着前面的乌兰巴托城时,他们,还在为温饱挣扎着。

      蒙古,是一个混搭的国度---这是我的第一印象。绿皮老车在茫茫戈壁上挪着,乌兰巴托,我来了。